第四章 初显身手_重生白眉大侠之玉面小达摩
烽火戏诸侯 > 重生白眉大侠之玉面小达摩 > 第四章 初显身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章 初显身手

  却说白芸瑞扯出金丝龙鳞闪电劈,跳进战圈,分开了钱万里和展昭,手提宝刀指着钱万里:“老头,小爷来和你玩玩,展大叔你们去那边帮他们去”,说完挥刀就砍。钱万里一看是个俊秀小生,心里有些轻视,也没有取武器,就和白芸瑞战到一起。待到交手钱万里才发现,这个俊秀小生的身手可了不得,心里嘀咕到:这是从哪来的小娃娃,从娘胎里练武也不能这么厉害啊,估计比徐良还厉害一些。白芸瑞是艺成下山以后首次交手,心里还是有些紧张,担心被伤到,结果打了一会发现,这个钱万里虽然能把展昭他们两个人压制住,但是抵挡不住自己的万胜刀法啊,看来凌空师傅传授的刀法可以啊。想到这里,白芸瑞心里逐渐恢复平静,身手也更稳健了。

  白芸瑞一认真,钱万里更不行了,明明看着白芸瑞的刀奔着胸前来的,确被伤到了左臂,一愣神的功夫,被白芸瑞回手一刀,落了个平顶侯。白芸瑞也没想到,钱万里打着打着突然不动了,他下意识的一刀竟然把钱万里的头割掉了,“小爷有这么厉害了吗?哈哈,那岂不是人又帅,武功又好”,意淫了一下,白芸瑞就提刀向着王顺走去了。别看王顺在和这么些人打着,但是他的余光也时不时的看着钱万里这里,当他看到这个白衣小生十几招就把钱万里摆平了,心里也有些许害怕。急忙招呼另一个年轻的,“风紧,扯呼”,一蹦就上了房顶。另外一个年轻的贼可没有他这么好的身手,被众校尉砍伤后生擒了。

  白芸瑞看着王顺跳上了房顶,又看后面有一个中年人要跳上去,可吓坏了。“几位伯父,你们别去,我来”,只见白芸瑞脚底一跺,起身飞向屋顶,此时王顺是又惊又怕,也无暇向老几位丢飞镖了,只能丢向白芸瑞,稍阻挡下,为自己争取逃命时间了。此时白芸瑞身在空中无法借力,只能使用金丝龙鳞闪电劈挡掉飞镖,但是也阻挡了他的前进速度,等他落到房顶时,王顺已经跳到其他巷中不见了身影。

  此时有三位中年人跳上房顶,站到了白芸瑞身旁。白芸瑞四处眺望了下,没有看到什么动静,转身对老几位说道:“几位伯父,我们先下去吧,那个假白眉已经跑了”几人跳下房顶,有一位矮个中年人走过来,“在下蒋平,多谢少侠相助,请问少侠高姓大名”,白芸瑞才知道这是四伯父蒋平啊,赶忙一抱拳:“四伯父,少侠不敢当,我是你侄子白芸瑞,先父名讳上玉下堂”,几位中年人瞬间围了过来,“什么?!你是老五的儿子?”“你是芸瑞?”白芸瑞冲着老哥几个一抱拳,“芸瑞见过大伯父二伯父三伯父”老哥几个热泪盈眶,抓着白芸瑞的手,不住的晃动,“好啊,好啊,老五泉下有知,也该瞑目了”。此时白芸生走过来,冲着白芸瑞一抱拳,“兄弟,我是你堂哥白芸生啊”“哥哥!”两人互相抱拳,眼里更是升起了水雾。

  “他奶奶的,我什么时候这么感性了,唉,这就是兄弟情义吗?怪不得这么多英雄要舍生取义,真是让人情不自已啊”白芸瑞此时心里想了想,既然能有这种兄弟情义了,那自己一定要珍惜。此时蒋平蒋四爷回过神来,和白芸瑞说道:“孩子,今天多亏了你了,不然我们哥几个够呛啊,你这是从哪来的啊?你娘身体可好啊?”白芸瑞急忙回到:“四伯父,我娘身体很好。我这是刚和师傅习武归来,听说三哥被诬陷了,就直接赶过来了,现在住在客栈里,这不打算去开封府附近查探下,正好遇到这桩事情”,“行啦芸瑞,你来到这了就不用住客栈了,和我们去开封吧”徐庆徐三爷拉着芸瑞的手说道,三爷见白芸瑞为了自己的儿子赶过来的,又为大家打死一个贼,活捉一个,打跑一个,心里又高兴又感动。

  蒋四爷说:“好了,咱先都回去吧,芸瑞,你先和我们一起回去吧,明天再去客栈取行李,回去把你介绍给包相爷,你小哥们儿们也多交流交流”,于是白芸瑞就和大家一起压着贼回到了开封府。路上,几位伯父给介绍了身边的兄弟,小五义:老大是白芸瑞的堂哥玉面专诸白芸生,老二是霹雳鬼韩天锦,老三是山西雁徐良(被冤入狱,没在此处),老四是粉子都卢珍,老五是小义士艾虎(就是最先和王顺开打的少年);小七杰:义侠太保刘士杰,笑面郎君沈明杰,抄水燕子吕仁杰,小元霸鲁世杰,红眉童子柳金杰,黄眉童子柳玉杰,井底蛙邵环杰。除了霹雳鬼韩天锦和小元霸鲁世杰,都是水汪汪的帅小伙。还有南侠展昭,大头鬼房书安和勇金刚张豹等校尉,芸瑞与他们一一见礼。

  几人说着话走进了开封府的大门,蒋平将大伙带到了客厅,让其他校尉把贼关到开封府大牢里,然后找人去和包相爷报信。不一会,白芸瑞就看到从后堂走出来一位大人,身穿蟒袍,面似黑炭,昂首阔步,气质不凡,心里猜测:这应该是就是包青天包相爷了吧。果然,蒋四爷让白芸瑞拜见包相爷,并且向包相爷说明了白芸瑞的身份,包相爷一听是白芸瑞是白玉堂的儿子,急忙掺起,白芸瑞也感受到了包相爷的热情和喜爱。包相爷向白芸瑞询问这几年的生活,慰问家里人,芸瑞一一作答,众人这才知道白芸瑞拜了三位顶尖的师傅,刻苦习武,这才有了如此高的武艺。

  白芸瑞和大家说了一会话,向包相爷问道:“包相爷,听说我徐三哥被冤入狱了,我是否可以去牢里探望一番啊?”包相爷也知道徐良是被冤枉的,更何况真凶今晚已经现身,所以他给了白芸瑞一张龙边信票:“芸瑞,你拿着这张龙边信票,上面有皇上和本府的印鉴,拿给刑部尚书左昆,他会批准你探监的,让书安带你去”,包相爷抬头招呼房书安:“书安,你带芸瑞去探望下徐良”,房书安急忙应着:“嗯~,是包相爷,我带我老叔去找我干老儿就可以”于是芸瑞辞别众人,与房书安走出了开封府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hxzh.cc。烽火戏诸侯手机版:https://m.fhxz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