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书安舌战群贼_重生白眉大侠之玉面小达摩
烽火戏诸侯 > 重生白眉大侠之玉面小达摩 > 第十六章 书安舌战群贼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六章 书安舌战群贼

  白芸瑞和房书安来到了大厅,往里一瞧,呵,人够多的啊。

  房书安一看大厅的布置,还是原来的样子,没什么变化,只是比当年油漆得鲜艳了,里头的设备比当初豪华得多了。正中央有一座三尺高台,转圈有栏杆,高台上并排两张桌子,有两把虎皮高腿椅,上首坐着总辖大寨主王典,下首坐的是电光侠霍玉贵,身边站着偏副寨主。

  “嗯~,大哥,二哥在上,小弟有礼了。”房书安向着两人行了个礼。王典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,霍玉贵倒是笑着说:“老四来啦,挺好的,来人,看座。”“嗯~,谢啦二哥。”“自家兄弟,别客气。”霍玉贵摆摆手。“嗯~,二哥,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,再给我老叔来个座吧。”“……,来者是客,看座。”

  待白芸瑞和房书安坐下,两人都看了看屋子里的人。白芸瑞眼睛扫视了一圈,发现了一个熟人,紫面金刚王顺,其他人不认识,但是有一个和尚背着大棋盘子,上面贴着有金棋子(棋盘是磁铁材质的,棋子内部是铁,外面用金水走过三遍),根据他的特殊武器,猜测他是三世陈抟陈东坡,旁边拿着金拐杖背着宝剑的那位应该是飞剑仙朱亮了。还有一位,身穿白素,但是满脸邪淫之色的,估计是白莲花晏风,其他的估计是小毛贼了不值一提。

  见白芸瑞和房书安坐着不说话,上面坐着的王典沉不住气了,“哼,老四,恭喜啊,现在是开封府的办差官,彻底丢掉山贼的臭底了。这一位是谁啊?介绍介绍?”“嗯~,大哥,你要是改邪归正,我把你也领进开封府当办差官。至于这一位,我给你们在座的众位都介绍下。他是鼎鼎大名的玉面小达摩白芸瑞,是大五义中的锦毛鼠白五爷的儿子,现在和我干老儿徐良是把兄弟。”

  众人一听,原来也有来头啊,白玉堂在座的众位都知道,艺高胆大,豪气冲天,当年绿林中数得着的豪杰,可惜最后投了开封府,死在了冲销楼铜网阵。

  白芸瑞看着众人的表情,明白他们在想什么,只是冲他们抱了抱拳,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  王典沉着脸讽刺房书安,“房爷,你这是带人来扫荡八宝叠云峰了吗?”房书安回应道:“大哥,二哥,我是当了开封府的校尉了,但是我不会对不起你们,我劝你们改写归正,你们听的话皆大欢喜,你们不听就当我没说,我绝不会有逼你们就范的意思。”

  霍玉贵接过了话茬:“我就知道四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。”王典的脸色也有点缓和,“嗯,那你这次来山寨,是为了什么?”房书安说道:“嗯~,大哥,二哥,我们上山来,有两件事,第一件是让你们交出假白眉的脑袋,那不是我干老儿,我干老儿的能耐那么大,能让他晏风伤到?”

  晏风是采花贼,是贼里面最不受人待见的,就同样是贼,偷盗抢劫都比采花强,谁家里还没有个女人了,所以山上的人虽然和他说话笑呵呵的,但是他能看到别人眼中的嫌弃和鄙夷。这次碰巧砍下了‘徐良’的脑袋,让他在群贼面前扬眉吐气,朱亮和陈东坡这种等级的剑客,和他说话都是笑逐颜开的,王典甚至说开人头大会,到时候扶他做四寨主。此时听到房书安说那是假的,晏风瞬间急眼了,“房书安,你不要来挑拨离间了,你就是想要回你干老的脑袋。直说就行,不用绕弯子。你怕徐良,我们可不怕。你问问山上,有人怕他吗?““不怕!””不怕”

  房书安一瞧,是白莲花晏风站出来了,“嗯~,哼,我以为是谁,原来是淫贼晏风。你个采花大盗,还有脸说话。你对得起你爹晏子陀吗?就你那两下子,我干老儿空手就能把你撂倒。你闭嘴吧,和你说话我都感觉恶心。”

  说的晏风脸红脖子粗,胸中憋着一口气,坐下了。没办法,再接着说的话,房书安能白话的全场的贼都恶心他。

  朱亮一看,不能让房书安这么嚣张啊,“哼,房书安,你这个绿林的叛徒,你们出自绿林却灭绿林。见山灭山,见岛平岛,平了阎王寨,又来平八宝叠云峰了,我们绝饶不了你。”朱亮一句话,激起了群贼的众怒,“对,不能饶了他!杀了他!杀了他!”陈东坡更是直接晃起了他的金棋盘,估计是想把房书安的大脑壳敲下一块来。

  房书安一瞧,呵,看把你个老贼能耐的,“嗯~,我说朱亮,你在阎王寨怂恿黄仑叛国投西夏,现在又来祸害我大哥二哥和众位兄弟了,他们虽然是贼,但绝不会和你们似的投敌叛国的。就算是贼,也懂得忠孝仁义,你这六七十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?这点事想不明白?你磕头认我当干老儿,干老儿我好好给你说说。”

  “哈哈,书安,你小子可以啊,真有你的!”白芸瑞听到房书安的话,实在是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一方面是房书安说的的确诙谐,一方面是要给房书安撑场子,毕竟是他在怼全场呢。

  陈东坡晃了下金棋盘,“房书安,你这个绿林的叛徒,嘴这么丑,来,让我送你归西,送你去见如来佛祖。”

  房书安一看,陈东坡这个恶和尚,能耐太大,自己可打不过,转了转眼珠回应道:“你这个贼秃,你不去念经唱佛,非得来做贼杀生,你这么可恶,你师父知道吗?我身份太高,不能欺负你这个晚辈,退下吧!”气的群贼大声喊叫:“杀了他!”“砍了他!”

  陈东坡转头问王典:“大寨主,房书安太可恶了,我想要揍他,你怎么说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hxzh.cc。烽火戏诸侯手机版:https://m.fhxz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